寶雞頭條

違法不良信息舉報:0917-3376965 郵箱:bjnews@163.com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:61120180004
寶雞網上有害信息
網絡謠言曝光台
寶雞舉報

微博

微博

微信

微信

APP

APP

首頁 > 本地 > 正文

仰望望魯台

時間:2021-01-04 15:43:30   

第九屆陝西省藝術節期間,千陽縣秦腔劇團演出的新編歷史劇《望魯台》,關注度頗高。燕伋,千陽人的驕傲,他堆起的望魯台,成為千陽精神的象徵,也是千陽文化的標誌。

公元前501年的一天,殘陽如血。清瘦的燕夫子佇立在裴家台塬邊,面對滾滾東逝的千河水,久久地與之對視。四野裏,衰草連天,亂石穿空,荊棘叢生。冷冷的秋風掠過他瘦削的面頰,將他的長衫吹得啪啪作響。

他緩緩地轉過身,走進漁陽私塾,開始給他的學生授課,他把一腔熱血傾注在這裏。生逢狼煙四起的春秋晚期,面臨前所未有的大變局,他也做出了驚世駭俗的大抉擇。誰也不曾料想,就是這個孤獨、落寞、淒涼的書生,卻在家鄉漁陽鬧出了天大的動靜,他遺留下的“望魯台”,彷彿他人生的制高點,是那樣的厚重、那樣的高大,讓無數後人高山仰止。

當初築台時,燕伋才剛剛40歲。

在這之前的燕夫子,生活是單純的、快樂的、充實的。他的先祖是西周召公姬奭。召公佐文王興周,輔武王滅商,以功封於燕,子孫以國為氏,遂形成燕姓。春秋時,秦國燕氏乃其一支。燕伋之所以聰穎過人,與這個家族的遺傳不無關係。他自幼接受良好的家教,身居羣山僻壤,心懷遠大抱負。燕伋的父親早有送子赴魯求學之意,因其年幼,未能成行。燕伋18歲娶妻生子,19歲到20歲時,父母相繼去世。經歷了太多的死別生離,他默默地承受了這一切。公元前519年,22歲的燕伋遵父遺命,抵魯國拜學於孔子門下。他小孔子10歲,勤奮好學,學問日進,深得恩師器重。第二年,孔子赴東周王城洛邑“問禮”時,燕伋與南宮敬叔、仲由諸賢相隨。

今天的山東曲阜杏壇,依然綠廕庇日,杏林深幽,不難想象兩千多年前“論壇”的盛景。其時,燕伋得孔子之真傳,成為孔子思想和學説的堅定追隨者和實踐者。20多歲的燕伋,沐浴着聖賢的光輝。在這裏,他以經史為食糧,與古人神交,與歷史對話,思想貫穿於儒學之道。從那時起,孔子“有教無類”“因材施教”等教育理念,恰如一粒飽滿的精神種子,融入燕伋朝氣蓬勃的歲月裏。

已過不惑之年的燕伋,兩赴魯國之後,於公元前502年回到生他養他的故鄉,居住在燕家山老宅。回想起在魯國求學的讀書時光,他心潮澎湃,寢食難安。他想把所學的東西傳授出去,他想讓恩師的思想播撒在西秦大地,他想擺開一張安靜的書桌,找到自己餘生的安寧。他瞅準了水溝村子裏幾孔破舊的窯洞,這裏緊挨官路,離燕家山不遠,又有青崖古洞,來往行人較多,是辦學授課的好地方。他親自動手,打掃庭院,粉刷牆壁,很快辦起了學堂。這裏,如同燕伋的一個生命驛站。他從這裏出發,同當時的年輕學子一樣,試圖奔向文化的殿堂。兩千多年過去了,燕伋辦學的地方,曾經辦過小學,建過醫院,如今成為水溝村中心幼兒園,仍然綻放着桃李的芬芳。

燕伋在老家辦起了學堂,消息不脛而走。本地的,外地的,慕名而來;窮人家,富人家,都想把孩子送到這裏來。學堂太小,容納不下,建一個大的學堂成為當務之急。到底是見過世面的文化人,他思維超前,把目光落在位於縣城西北的裴家台,古時名為漁陽。這裏村落大,人口多,交通方便,處於新石器文化遺址位置,是設壇傳教的理想之地。

漁陽設教,聚徒授業,燕伋承擔了常人難以忍受的磨難。過度的勞累,深沉的憂傷,使他早早地出現了白髮,但他手不釋卷,筆耕不輟,虔誠地講述儒家思想,教授“禮、樂、射、御、書、數”,從而“開西秦設館教學之先河”,使儒家學説在秦地廣泛傳播。

有誰知道,在這偏僻的黃土台塬,有幾孔遮不住瑟瑟寒風的破舊窯洞;有誰記得,在這青燈黃卷之側,有一個掩卷深思的瘦弱而又堅強的身影;還有誰明白,燕伋先賢在字裏行間、孜孜不倦尋找的是尊師重教的亙古真理。

在這幾孔寒陋的窯洞裏,燕伋足不出户,卻是思想的行者;他鞠躬盡瘁,卻是未來的信使。面臨重重困難,仍不欲違素心,為追求理想,不惜犧牲生命。他存心如昔,不忘恩師,每天清晨都要站在裴家台邊,踮起腳尖,向東眺望。為了站得更高,看得更遠,他每次登塬望魯時,都用衣襟兜上黃土墊在足下,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,形成了一座土丘,形狀若陵。

十八年來,燕伋不再有享樂、交遊、飲酒,他的全部歲月只做兩件事,就是教書、築台。這座台,高10餘米,底部直徑20餘米,形不大而靈秀,景不奇而意深,凝結着燕伋一生的思考與心血,一直到他生命的最後時刻。雖經兩千多年風雨侵蝕和人為損毀,然聖台依然挺立。

人常説,是親必顧,與聖必朝。

望魯台,以其獨特的姿態,不獨是千邑之聖蹟,實則西秦之大觀。自古以來,備受關注。

新中國成立後,望魯台重放異彩。陝西省、寶雞市人民政府把它列為重點文物保護單位。千陽縣制定建設規劃,籌集專項資金,成立工作機構;一支由各界人士組成的志願者隊伍積極參與,對望魯台遺址進行整體保護開發。修葺望魯台,擴大範圍,使其更加巍峨挺拔;建燕伋祠,塑先賢像;修繕燕伋塾壇,設立思師亭、羣賢宮、啓文壇、燕居宇等景觀,供遊人參觀遊覽;修建石牌坊,拓寬燕伋文化廣場,為孔子72賢繪製的72面旌旗迎風招展,初步形成“一台一祠一罈一坊”的格局,被譽為“中華尊師第一台”。

燕伋一生顛沛流離,傳道授業,連隻言片語都未曾留下。然而,他死後,卻留下了無盡的精神財富。2002年3月,寶雞市政協、市教育學會與千陽縣聯合舉辦“燕伋望魯台文化活動”,全國詩詞界、書畫界名流積極響應,投送作品百餘件,影響很大。2011年9月,寶雞市慶祝第27個教師節系列活動在千陽縣啓動,尊師文化大典在望魯台下隆重舉行。2019年5月,新編秦腔歷史劇《望魯台》首演,亮相第六屆絲綢之路國際藝術節,好評如潮。2019年12月,紀念燕伋誕辰2560週年暨燕伋精神研討會如期舉辦,省內外專家、學者60多人相約千陽,盛況空前。

走進燕伋故里調研採風活動、寶雞好家風訪談活動等等,相繼在望魯台舉行。可以説,先賢燕伋受到了人們前所未有的關注。燕伋精神,如星火燎原般從這裏走向全國、走向世界。

冬日的一天,太陽在天邊噴薄而出,晨露澄澈,朝霞璀璨。千陽,望魯台,手捧竹簡的燕夫子雕像佇立在燕伋祠前,無所憑依卻浩然正氣,瘦骨嶙峋卻堅韌真摯。這位老人面對着東方,久久地、久久地與之凝視。

新的一天開始了!(來源:寶雞日報,作者:楊江海)

寶雞新聞網最新原創作品:

文明寶雞2020温暖瞬間!謝謝你們照亮了我

編輯:陳雲哲

推薦閲讀

更多